<progress id="jcy49"><big id="jcy49"></big></progress>
<em id="jcy49"><tr id="jcy49"></tr></em>

<dd id="jcy49"></dd>
  • <dd id="jcy49"><center id="jcy49"></center></dd>
    <em id="jcy49"><strike id="jcy49"></strike></em>
  • <dd id="jcy49"></dd>

  • <dd id="jcy49"></dd>
  • 巴西:第三河岸(小说 巴西分会)文/吉马朗埃斯·罗萨

    AIV8HBGPU2BL2C2XQTGH.jpg

     

     

    父亲是个正派人,诚实、可靠的人都这么说。他从小拥有这些品质。在我的记忆中,他既不比别人快乐,也不比别人忧伤。他一直沉默寡言,家里的事全由母亲作主。抚养我们姐弟三个(我姐、我哥和我)长大成人的,也是母亲。但是有一天,父亲居然张口订购了一艘木船。

     

    他从未像这时那么认真:船必须用相思木制造,必须小巧玲珑、正好供一人乘坐,必须经久耐用──至少有二三十年寿命。对此,母亲百思不得其解:莫非丈夫突发奇想要去当渔夫?莫非丈夫心血来潮要去当猎人?父亲保持了神圣的沉默。

     

    当时我们家住河边,离那条望不到对岸的大河不到一里。

     

    我永远不会忘记送船交货的那一天。父亲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。同往常一样,父亲戴上草帽,挥挥手和我们再见,既没有带衣服,也没有带食品。我以为母亲准得大发雷霆,可她没有。她脸色苍白,咬着嘴唇,只说了句:“你要走,就走得远远的,别回来。”

     

    父亲没有理会,只是温柔地看着我,示意我陪他走一阵。我生怕母亲不许,但还是跟着父亲出了家门。我们朝河边走去,一路上我为自己的大胆感到自豪并试探地问父亲:

     

    “爸,带我上船吗?”

     

    他望着我,默默地为我祝福,然后做了个手势,叫我回家。

     

    我假装顺从,待他转过身去,闪身躲进了树林,目送着父亲解开缆绳,跳上船,划着桨渐渐远去。

     

    小船在水面上游动,长长的影子像一条鳄鱼。

     

    父亲一直没有回来,但也没有远走高飞。他漫无目的地在河上漂泊。人们对此议论纷纷,因为这种事情不但此地从未有过,而且简直闻所未闻。亲朋好友、街坊四邻无不惊惶失措。

     

    母亲觉得抬不起头来,成天郁郁寡欢的样子。结果,几乎每一个人都认为父亲疯了(尽管嘴里不这么说),只有少数人猜测父亲可能负有某种神圣的使命,或者患了某种见不得人的顽疾如麻疯病。总之,他离开家人但又不愿远走高飞的事实,成了这一带居民的热门话题。

     

    河边的居民及沿河旅行的人们可以作证,父亲从未离开水面,不论白天黑夜、刮风下雨。他孓然一人,漂浮在茫茫无际的河中,一如随风荡漾的落叶。

     

    起先,大伙儿以为父亲虽然把食品藏在船上,但很快就会吃完,到那时,他不得不离船上岸、羞愧地打道回家。

     

    这实在是太离谱了!殊不知父亲有个秘密交通员:我。我每天都送食品给他。他离家出走的那天夜里,全家人在岸边燃起篝火,一边大呼小叫,一边对天祈祷。我很难过,觉得应该做点什么。第二天一早,我就带着一块面包、一串香蕉和几个糖块去找父亲。我沿着河岸,找了足足一个小时,才远远地看到父亲的小船在水面上轻轻游动。父亲端坐船尾,煞似一尊塑像。见父亲不理不睬,我只好将食品高高举起,并提醒他别忘了取走,便随即将包袱藏进了河边的岩洞。岩洞就在水边,既干燥,又保险。此后,我每天都去送饭。从未间断。后来我才知道,母亲对我的所作所为了如指掌:晓得我要去送饭,这才把好吃的预备了放在我能够轻易得手的地方。原来母亲也是深爱着父亲的,只是不善表现罢了。

     

    母亲差人叫来舅舅,请他帮助料理牧场和生意。为使我们的学业不至荒废,她又请来学校的教师给我们补课。她还恳求牧师,请他穿上长袍,到河边作法,以驱父亲体内的邪念恶魔。失败以后,她居然异想天开地雇了两名荷枪实弹的士兵来吓唬父亲。但一切都徒劳无功。就连那些神出鬼没的记者也拿他没法子,因为我父亲不愿与人接触,所以总是躲得远远的,甚至藏身于人迹罕至的沼泽,头上是遮天蔽日的原始林树冠,身旁是迷宫般的水草。这是属于他的一方天地,只属于他一个人。

     

    我们必须面对现实,但我们又无法忘掉父亲。我隐隐约约地感到,父亲之所以这么做,也许是为了达到某种神秘的目的。但是我始终无法理解他是怎么活下来的。他吃得很少,或者可以说是一直处在戒斋、绝食状态。我送去的食物常常原封不动地被留了下来。日复一日、月复一月、年复一年,不管刮风下雨、烈日严寒,他总是头戴草帽,衣衫单薄,一动不动地坐在船尾。

     

    也许,他会悄悄爬上岸来休息一番;也许,他有秘密的小岛供自己歇脚……我们常常这么幻想。可事实上他从未上岸,也没有小岛供他歇脚生火(何况他根本没有火柴,甚至连手电筒也没有一支)。他漫无边际地划船、漂泊,不知意欲何往。难道只是为了不断地消耗体力?我担心他的身体状况,更担心河水暴涨(他将如何应付滚滚而来的朽木杂物?)。

     

    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们不再提他,只是想在心里。我们永远不会将他忘记。假使我们有一刻把他忘记,也会自责、不安,仿佛恶梦初醒后要立即找回现实。

     

    姐姐出嫁,母亲仍无心宴客;因为没有父亲,任何聚会都黯淡无光。再说只要有好吃的,我们就会不约而同地思念父亲,担心他饥肠辘辘,就像风雨交加的晚上躺在温暖的床上担心他衣不遮体、一碗一碗地舀那船上的积水。

     

    常有人说我长得越来越像父亲了,但是我知道,父亲早已像个野人,头发蓬乱,衣衫褴褛(尽管我时常送去衣物),而且我猜他从不修指甲,花白的头发遮盖着的也一定是张满布皱纹、被风雨、太阳染黑的脏脸。

     

    他似乎早已把我们遗忘得一干二净。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,要受到他如此严厉的惩罚。父亲的影子一直萦绕着我。我对他的思念、对他的尊敬一如既往。每当我因为做了好事而受人褒扬,我就会对人说:“是父亲教我这么做的。”

     

    我知道这不是真的,但同时它又是肺腑之言。我说过,父亲好像已经把我们忘了。但他干嘛非得待在河里?干嘛不远走高飞?难道只是为了看见我们或者被我们看见?答案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     

    姐姐生了一个小外甥,她坚持要让父亲看看孩子。我们挑了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到河边寻找父亲。姐姐穿着结婚时的白纱,将小宝贝高高托起。姐夫撑着一把阳伞在一旁替母子遮阳。我们拼命叫喊父亲,期待他的答应。然而,他却没有出现。姐姐哭了,全家人抱在一起泣不成声。

     

    姐姐一家搬走了,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。不久,哥哥也离开我们去城里谋生了。时代车轮以惯常的速度滚滚向前。母亲已然年迈体弱,被姐姐接到她家去住了。只剩下我一人留在此地了。我不知道什么叫成家立业。我之所以留在这里,完全是为了父亲。我知道,孤独甚至绝望的父亲需要我,尽管他什么也没有对我说。而且事到如今,仍无人知道他的神秘使命。我向人们打听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,得到的回答是:只有那个造船人知道。据说父亲向他提到过购船的目的。但是造船人早已去世。因此除了父亲,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他的真实意图。每逢雨季,就有人推测父亲是挪亚转世,或许还知道复活的奥秘。

     

    不管父亲是何用意,我都不责怪他半句。

     

    河水不断地流淌,清新,永恒。我开始感到了衰老的痛苦:生命竟是那么短暂、无望。我得了风湿病,情绪越来越糟。而他呢?他又怎样?我开始重新思考他的所作所为。我想他一定也是个饱尝生活艰辛和煎熬的人。可他为什么非得下水了却一生呢?一旦体力耗尽,河水就会毫不留情地带他坠入万丈深渊:自天而降的沸腾瀑布,会把他和他的木船撕个粉碎。一想到这里,我就惶惶不可终日,仿佛有道难以愈合的伤口在心里隐隐作痛。我知道,父亲一日不回来,我就一日不得安宁。我甚至觉得一定是自己罪孽深重,才会有父亲的现在。我究竟错在哪里?

     

    我是不是疯了?不,许多年来,我们已经忘了这个词。不许说疯!然而,事已至此,要么大家都疯了,要么大家都没有疯。

     

    我决定到河边去寻找父亲。我一边喊,一边挥舞着手帕,然后静静地坐在岸边等候父亲的出现。我终于看见他划着小船在远处出现了。我兴奋地大声喊叫起来,可是父亲没有理睬,而且模糊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不清。就在他行将消失之际,我以最大的音量对他说:“父亲,您够了吧。回家吧,让我来继承您的事业。您瞧,您老了,只要您愿意,我马上就来接替您……”

     

    他听到了。他划着小船,向岸边缓缓漂来。突然,他站立起来,张开双臂,仿佛接受了我的请求。然而,我被他的姿势所振栗(多年来他还是头一回答应我的请求)。我顿时慌了手脚,一边跑,一边请求他和上苍的原谅。因为我觉得他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。

     

    由于极端的恐惧,我大病了一场。从此以后,就没人再看到父亲,或者听到关于父亲的消息。我陷入了深深的精神危机,成了名副其实的行尸走肉。我的前途一片空虚,我的命运就是在孤独、绝望中等待死神。我盼望死神早些来临,我要尽快离开这片沙滩,把自己装入一艘小船,任河水把我带到天涯海角。这河水……这河水清新、永恒……

     

    欣赏指要

     

    《第三河岸》写于1962年,是吉马朗埃斯·罗萨小说的代表作之一。小说以一个少年的视角,叙述了父亲离家出走漂泊大河之中的故事。这原本是一个幸福的家庭,父亲也是一个正派、诚实、可靠的人。谁也不知道“父亲”选择在河面上漂流终生的原因,他越来越虚无缥缈,只有亲人长久的等待和哭泣是实实在在的。一家人因为没有了“父亲”,生活变得索然无味,“我”甚至在不断地挖掘自己的罪过来寻求答案。当一家人离散而去时,“我”仍坚守在河岸的故园,等待父亲回来的奇迹出现。终于有一天,父亲模糊的身影出现在河面,也许是“我”大声的乞求感动了他,他“划着小船,向岸边缓缓漂来”,但“我”突然被“父亲”的姿势吓坏,因为他好像已经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了。于是,“我”大病了一场,“陷入了深深的精神危机”。小说的题目充满寓意:佛家常用此岸和彼岸来形容今生和来世,那么,还有没有“第三河岸”可以停靠呢?对平常与异常、留恋与去绝应该怎样看待呢?什么是生命的真正意义呢?这恐怕是作品在魔幻色彩背后所要追寻的东西。

     

    背景资料

     

    吉马朗埃斯·罗萨(1908—1967),巴西作家。出生于科迪斯堡一个富有的庄园主家庭。早年在里约热内卢学医,1932年在瓦尔加斯政府的军队中当军医。1934年被派往德国任汉堡领事。1942年巴西对德宣战,他被囚禁,直到战后获释。后曾在哥伦比亚和巴黎做外交工作。早年文学创作以诗为主,诗集《岩浆》(1936)获巴西文学院一等奖。1946年出版小说集《萨加拉纳》,描写巴西腹地风俗人情和自然环境,融现实和幻想于一体。1956年发表成名作长篇小说《广阔的腹地:条条小路》,写的也是巴西腹地生活,是有关土匪与复仇的故事。他广泛涉猎东西方哲学,崇尚神秘主义,这对其小说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


    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
    大发快三官网app
    <progress id="jcy49"><big id="jcy49"></big></progress>
    <em id="jcy49"><tr id="jcy49"></tr></em>

    <dd id="jcy49"></dd>
  • <dd id="jcy49"><center id="jcy49"></center></dd>
    <em id="jcy49"><strike id="jcy49"></strike></em>
  • <dd id="jcy49"></dd>

  • <dd id="jcy49"></dd>
  • 黔东南 | 章丘 | 深圳 | 昌吉 | 唐山 | 河北石家庄 | 遵义 | 丽水 | 临海 | 珠海 | 陵水 | 吐鲁番 | 徐州 | 南充 | 六安 | 鄂尔多斯 | 赣州 | 阳泉 | 贺州 | 宿州 | 巢湖 | 如皋 | 晋江 | 黑龙江哈尔滨 | 蓬莱 | 湛江 | 运城 | 湖州 | 潜江 | 定安 | 辽源 | 克拉玛依 | 永新 | 陇南 | 台南 | 珠海 | 台北 | 秦皇岛 | 大庆 | 攀枝花 | 山南 | 吴忠 | 东海 | 张掖 | 丹东 | 天长 | 寿光 | 巴彦淖尔市 | 肇庆 | 阜阳 | 庆阳 | 黑河 | 南平 | 贵州贵阳 | 秦皇岛 | 桂林 | 通辽 | 万宁 | 德州 | 延边 | 周口 | 湘潭 | 阿里 | 陕西西安 | 库尔勒 | 湘潭 | 如东 | 温州 | 临沧 | 德清 | 宁夏银川 | 乐山 | 张家界 | 中卫 | 潮州 | 淮安 | 常德 | 辽源 | 宿迁 | 顺德 | 阿坝 | 德阳 | 阿里 | 林芝 | 乌兰察布 | 文山 | 楚雄 | 辽宁沈阳 | 丽水 | 益阳 | 垦利 | 牡丹江 | 咸阳 | 灌南 | 海拉尔 | 白沙 | 仙桃 | 晋城 | 温州 | 吉林长春 | 泰安 | 青海西宁 | 湘西 | 台北 | 常州 | 三门峡 | 公主岭 | 迪庆 | 宜都 | 兴化 | 长葛 | 启东 | 五家渠 | 张北 | 南充 | 黔西南 | 昌吉 | 吐鲁番 | 保亭 | 宝鸡 | 铜川 | 黄冈 | 桂林 | 平潭 | 运城 | 鄂州 | 正定 | 辽阳 | 白城 | 巴彦淖尔市 | 和田 | 新余 | 丹阳 | 辽阳 | 宿迁 | 阿坝 | 潮州 | 乐山 | 东阳 | 深圳 | 菏泽 | 醴陵 | 株洲 | 禹州 | 曲靖 | 灌南 | 通化 | 桓台 | 张北 | 东海 | 普洱 | 河南郑州 | 遵义 | 铜仁 | 临汾 | 四川成都 | 濮阳 | 眉山 | 怀化 | 无锡 | 莒县 | 保定 | 海安 | 台州 | 辽宁沈阳 | 沭阳 | 莱州 | 高密 | 寿光 | 晋江 | 海宁 | 丽水 | 玉树 | 台北 | 新乡 | 姜堰 | 德州 | 黔西南 | 日喀则 | 阜新 | 雅安 | 仁怀 | 山南 | 屯昌 | 河北石家庄 | 象山 | 唐山 | 毕节 | 咸阳 | 乐清 | 余姚 | 广元 | 安顺 | 丽江 | 黔东南 | 梅州 | 乐平 | 漯河 | 辽阳 | 灵宝 | 铜陵 | 包头 | 湘西 | 定安 | 镇江 | 高密 | 自贡 | 广饶 | 河源 | 广汉 | 自贡 | 寿光 | 陇南 | 屯昌 | 塔城 | 佛山 | 玉树 | 通辽 | 东海 | 阳江 | 仙桃 | 南安 | 朔州 | 南充 | 潜江 | 安阳 | 平顶山 | 珠海 | 嘉善 | 陕西西安 | 牡丹江 | 葫芦岛 | 泗洪 | 黔东南 | 迪庆 | 商丘 | 铜川 | 如东 | 临夏 | 宿州 | 莆田 | 丹东 | 漯河 | 肇庆 | 内江 | 河北石家庄 | 厦门 | 抚顺 | 陕西西安 | 果洛 | 抚顺 | 那曲 | 西双版纳 | 象山 | 仁怀 | 徐州 | 赣州 | 濮阳 | 临猗 | 包头 | 青海西宁 | 阿坝 | 枣阳 | 温州 | 乳山 | 文山 | 湖南长沙 | 偃师 | 桓台 | 德阳 | 海拉尔 | 临夏 | 来宾 | 灌南 | 山西太原 | 衡阳 | 抚州 | 长治 | 昆山 | 包头 | 洛阳 | 安阳 | 郴州 | 庆阳 | 衡水 | 景德镇 | 马鞍山 | 枣阳 | 公主岭 | 威海 | 龙岩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庆阳 | 湖州 | 鄂州 | 潍坊 | 铜川 | 安庆 | 河南郑州 | 宜春 | 博罗 | 天长 | 玉溪 | 任丘 | 象山 | 琼海 | 牡丹江 | 海北 | 石河子 | 新沂 | 邯郸 | 乳山 | 包头 | 新乡 | 东台 | 桓台 | 青海西宁 | 漳州 | 偃师 | 荆门 | 平顶山 | 包头 | 四川成都 | 河南郑州 | 溧阳 | 黄石 | 邢台 | 大理 | 南安 | 荆州 | 马鞍山 | 霍邱 | 江西南昌 | 河北石家庄 | 仁怀 | 扬中 | 滁州 | 包头 | 遵义 | 中山 | 芜湖 | 台南 | 遂宁 | 娄底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安徽合肥 | 鄢陵 | 淮安 | 商洛 | 荆州 | 咸宁 | 洛阳 | 许昌 | 焦作 | 云南昆明 | 万宁 | 三亚 | 馆陶 | 四平 | 定西 | 牡丹江 | 克拉玛依 | 杞县 | 阜新 | 随州 | 湘西 | 攀枝花 | 驻马店 | 雅安 | 三明 | 渭南 | 漳州 | 汝州 | 梅州 | 黑龙江哈尔滨 | 吐鲁番 | 鹤岗 | 大连 | 泸州 | 东台 | 郴州 | 沧州 | 张家口 | 信阳 | 台南 | 吕梁 | 云南昆明 | 天门 | 莱芜 | 濮阳 | 广安 | 鄂州 | 伊犁 | 三门峡 | 湛江 | 高雄 | 甘肃兰州 | 阜新 | 大兴安岭 | 甘肃兰州 | 玉环 | 滁州 | 兴化 | 咸阳 | 北海 | 宁夏银川 | 乐平 | 莱芜 | 昌吉 | 临汾 | 芜湖 | 泸州 | 江西南昌 | 临汾 | 韶关 | 德州 | 通化 | 赤峰 | 河南郑州 | 孝感 | 大丰 | 临汾 | 张家界 | 扬中 | 正定 | 榆林 | 阿勒泰 | 蓬莱 | 海拉尔 | 德宏 | 攀枝花 | 宁夏银川 | 和田 | 广饶 | 通辽 | 龙口 | 湛江 | 阿勒泰 | 铁岭 | 明港 | 梅州 | 乐山 | 龙口 | 桐乡 | 鹰潭 | 通辽 | 河源 | 香港香港 | 鹤岗 | 金昌 | 和县 | 泗阳 | 鹤岗 | 宜春 | 岳阳 | 遂宁 | 巴彦淖尔市 | 灌云 | 百色 | 莆田 | 保亭 | 宁波 | 普洱 | 宁波 | 新疆乌鲁木齐 | 莱芜 | 赤峰 | 阜阳 | 新余 | 云浮 | 大庆 | 扬州 | 吉林长春 | 葫芦岛 | 山南 | 泸州 | 如东 | 六安 | 甘孜 | 白银 | 东莞 | 鸡西 | 伊犁 | 衡水 | 萍乡 | 黔西南 | 贵港 | 孝感 | 临沂 | 灵宝 | 庆阳 | 开封 | 兴化 | 温岭 | 贵港 | 荆州 | 三门峡 | 邵阳 | 平潭 | 嘉善 | 湖南长沙 | 盐城 | 北海 | 廊坊 | 克拉玛依 | 基隆 | 乐山 | 阿拉善盟 | 烟台 | 武安 | 邳州 | 顺德 | 台南 | 包头 | 漳州 | 霍邱 | 普洱 | 天水 | 衢州 | 巴彦淖尔市 | 河北石家庄 | 邢台 | 南京 | 韶关 | 赵县 | 东莞 | 芜湖 | 玉环 | 三门峡 | 陕西西安 | 东海 | 武威 | 阿里 | 辽宁沈阳 | 普洱 | 新乡 | 毕节 | 山西太原 | 日土 | 济南 | 梅州 | 贵港 | 台北 | 乳山 | 呼伦贝尔 | 晋江 | 衡阳 | 铁岭 | 库尔勒 | 灵宝 | 南通 | 天水 | 乌海 | 金华 | 大同 | 中山 | 衡阳 | 东海 | 新余 | 东台 | 锦州 | 宜春 | 北海 | 中卫 | 咸宁 | 简阳 | 五家渠 | 三亚 | 海安 | 萍乡 | 枣庄 | 寿光 | 泰州 | 营口 | 台湾台湾 | 燕郊 | 资阳 | 曹县 | 仁怀 | 江门 | 迁安市 | 章丘 | 澄迈 | 辽源 | 临猗 | 玉环 | 临沂 | 抚州 | 牡丹江 | 安康 | 昭通 | 阜阳 | 浙江杭州 | 和县 | 安顺 | 日照 | 醴陵 | 随州 | 莱州 | 朝阳 | 萍乡 | 阳江 | 常州 | 怒江 | 石河子 | 包头 | 仙桃 | 瓦房店 | 吉林 | 乌兰察布 | 宣城 | 伊春 | 四川成都 | 乌兰察布 | 章丘 | 乐清 | 塔城 | 郴州 | 毕节 | 阜新 | 顺德 | 泰兴 | 威海 | 大连 | 广汉 | 大庆 | 商丘 | 吉林 | 泉州 | 凉山 | 云浮 | 迪庆 | 海丰 | 漳州 | 海拉尔 | 鄂州 | 武威 | 日照 | 秦皇岛 | 白山 | 台南 | 图木舒克 | 泗阳 | 运城 | 公主岭 | 泰州 | 十堰 | 克拉玛依 | 沛县 | 丹阳 | 汉中 | 石嘴山 | 宁德 | 漳州 | 梅州 | 运城 | 临汾 | 邢台 | 永州 | 丽江 | 图木舒克 | 天门 | 赤峰 | 承德 | 单县 | 恩施 | 昌吉 | 清徐 | 厦门 | 兴安盟 | 吐鲁番 | 抚州 | 韶关 | 秦皇岛 | 贺州 | 九江 | 济宁 | 内江 | 陕西西安 | 包头 | 株洲 | 诸暨 | 中山 | 伊犁 | 邹城 | 迁安市 | 澳门澳门 | 淮安 | 黑河 | 嘉善 | 邯郸 | 灌南 | 黔东南 | 龙口 | 平顶山 | 本溪 | 燕郊 | 赵县 | 泗阳 | 石嘴山 | 文山 | 武夷山 | 伊春 | 定安 | 临沂 | 阿拉善盟 | 库尔勒 | 龙岩 | 赣州 | 乳山 | 朝阳 | 漯河 | 肇庆 | 改则 | 喀什 | 忻州 | 海丰 | 牡丹江 | 包头 | 三河 | 泸州 | 金华 | 衢州 | 枣阳 | 常德 | 通化 | 菏泽 | 宜宾 | 屯昌 | 荆州 | 鹤岗 | 庄河 | 昌都 | 衢州 | 梧州 | 湘西 | 衡阳 | 桐城 | 唐山 | 荆门 | 台中 | 资阳 | 漳州 | 靖江 | 宿迁 | 神农架 | 喀什 | 文昌 | 龙口 | 德宏 | 三亚 | 武安 | 阿勒泰 | 巴音郭楞 | 邹城 | 白山 | 黔东南 | 毕节 | 临沧 | 七台河 | 吕梁 | 扬中 | 石河子 | 商丘 | 锡林郭勒 | 盘锦 | 长治 | 克拉玛依 | 肇庆 | 醴陵 | 塔城 | 泰兴 | 招远 | 庆阳 | 香港香港 | 崇左 | 大同 | 安岳 | 石狮 | 宝鸡 | 延边 | 保定 | 济宁 | 潮州 | 秦皇岛 | 吐鲁番 | 肥城 | 和县 | 阳泉 | 辽源 | 台南 | 三亚 | 梧州 | 宜宾 | 沛县 | 天门 | 淮南 | 建湖 | 顺德 | 铁岭 | 海安 | 遵义 | 日照 | 吉林长春 | 恩施 | 莱州 | 郴州 | 章丘 | 南阳 | 延安 | 黑龙江哈尔滨 | 白山 | 惠州 | 安徽合肥 | 包头 | 大理 | 巴音郭楞 | 神农架 | 淄博 | 铁岭 | 泗阳 | 浙江杭州 | 广汉 | 海南 | 燕郊 | 曹县 | 昌吉 | 宿迁 | 淄博 | 三明 | 金华 | 日土 | 佳木斯 | 定州 | 宿迁 | 延安 | 武威 | 无锡 | 灌南 | 台湾台湾 | 盐城 | 宣城 | 海拉尔 | 眉山 | 温州 | 海北 | 铜仁 | 焦作 | 济南 | 阜阳 | 威海 | 济源 | 德阳 | 甘孜 | 三亚 | 吴忠 | 正定 | 仙桃 | 汉中 | 临汾 | 晋江 | 舟山 | 姜堰 | 淄博 | 雄安新区 | 建湖 | 岳阳 | 台南 | 龙岩 | 韶关 | 贵港 | 辽源 | 威海 | 吉林长春 | 包头 | 阿克苏 | 新余 | 萍乡 | 昆山 | 单县 | 图木舒克 | 文昌 | 黑河 | 大庆 | 阳泉 | 巴音郭楞 | 开封 | 十堰 | 库尔勒 | 恩施 | 陕西西安 | 大连 | 枣阳 | 陇南 | 来宾 | 南通 | 启东 | 本溪 | 高密 | 乳山 | 浙江杭州 | 图木舒克 | 桐乡 | 海东 | 巴音郭楞 | 如皋 | 兴化 | 南安 | 五家渠 | 舟山 | 开封 | 泰兴 | 松原 | 三沙 | 克拉玛依 | 潍坊 | 衡水 | 阜新 | 平顶山 | 锦州 | 张家口 | 张掖 | 阜阳 | 张北 | 石嘴山 | 达州 | 临沧 | 蚌埠 | 黄石 | 庄河 | 天长 | 黔东南 | 烟台 | 来宾 | 邯郸 | 烟台 | 宁波 | 铁岭 | 丽江 | 亳州 | 镇江 | 哈密 | 山南 | 芜湖 | 商丘 | 株洲 | 清徐 | 乌兰察布 | 芜湖 | 晋江 | 鄂尔多斯 | 溧阳 | 博尔塔拉 | 乐平 | 武威 | 兴安盟 | 河池 | 定州 | 淮北 | 巴彦淖尔市 | 宁波 | 铜陵 | 菏泽 | 张北 | 海拉尔 | 吐鲁番 | 平凉 | 武安 | 新疆乌鲁木齐 | 东营 | 秦皇岛 | 晋城 | 周口 | 庆阳 | 三明 | 安徽合肥 | 甘肃兰州 | 正定 | 钦州 | 靖江 | 南京 | 宜春 | 仁寿 | 安吉 | 永康 | 运城 | 吉林 | 七台河 | 宜昌 | 海北 | 德清 | 温岭 | 台湾台湾 | 昭通 | 六安 | 潜江 | 启东 | 唐山 | 辽源 | 鹰潭 | 博罗 | 玉环 | 广元 | 琼海 | 灌云 | 吉林 | 黑龙江哈尔滨 | 嘉兴 | 姜堰 | 南平 | 澳门澳门 | 那曲 | 阿克苏 | 贺州 | 天水 | 荆州 | 德阳 | 邳州 | 基隆 | 甘南 | 那曲 | 庆阳 | 淮安 | 鸡西 | 醴陵 | 惠州 | 鄂尔多斯 | 晋城 | 聊城 | 十堰 | 杞县 | 南京 | 澄迈 | 乐山 | 克孜勒苏 | 临汾 | 扬州 | 百色 | 喀什 | 寿光 | 通辽 | 桓台 | 天门 | 襄阳 | 阳春 | 景德镇 | 乌兰察布 | 临汾 | 香港香港 | 沭阳 | 内江 | 仁怀 | 河南郑州 | 大理 | 三门峡 | 商洛 | 哈密 | 聊城 | 香港香港 | 抚州 | 简阳 | 莱州 | 仁寿 | 青州 | 巢湖 | 亳州 | 温岭 | 余姚 | 顺德 | 武安 | 赤峰 | 酒泉 | 玉溪 | 内江 | 长垣 | 慈溪 | 克孜勒苏 | 海西 | 日照 | 淮北 |